March 25, 2007

我的偏執,不停繁殖

070325

我的偏執算不上一種病,在無藥可醫的情況下,只好莫可奈何的任其自由生長,偶爾也會有走火入魔失控的時候,不時的發作像是幽靈般無法捉摸又揮之不去。隨著年紀的不斷增加,自認智識與視野都高於一般老百姓的同時,我體內的偏執也不斷長大,像是怪物,吞噬著身體。

##CONTINUE##

社會再怎麼亂也比不上我瀕臨決提的惱
地球再怎麼轉也比不上我就快昏厥的喘


不停繁殖的偏執將逐漸成為我賴以維生的氧氣,在不久的一天,我無法預測的一天;可能有我一直喜歡的女孩,與我四眼相望,朝我的方向走來,她狐疑的表情讓我忍不住笑。

『原來這個滑稽的女孩竟是維持我安心的鎮靜劑!』


開心之餘我更加確認神經病的特質,噗通噗通跳的並不是一直以為的胸腔左室的心臟,原來是我的惱喜歡上這個女孩的偏執;我的喘來自於這個女孩的步伐。 我一面生氣著原來心臟一直是沒有用的器官,順手將它取出,確定了我的惱我的喘並不來自於我的心臟,右手安慰似的摸摸握我的頭,感謝他持續的運作讓我不至於離神經病太遠。


HEMiDEMi Technorati Del.icio.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

2 comments:

pe said...

詩裡的意象過於紛雜,因為語言有符號俗成的問題,所以用字上可能還需斟酌..不過我很喜歡你不固一切傾倒情感筆端的熱情..臨界在收放適中..不太多也不能太少.. 請繼續喝乾巴茶...がばでくたさい...

Johnny C. Siesta said...

久違的意見是因為偷喝了我的酒所以愧疚前來告解的嗎?

"你不固一切傾倒情感筆端的熱情..臨界在收放適中.."

我可以進軍意識流了嗎。